【阚律房产】阚国锋律师有效代理继承纠纷,为当事人争取拆迁款项获好评

2019-11-19

常熟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苏0581民初11757号

原告:范某1,男,汉族,1998年3月26日生,住常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阚国锋,江苏正和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范某2,女,汉族,1974年4月21日生,住常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阚国锋,江苏正和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某5,男,汉族,1948年7月2日生,住常熟市,系范某2父亲。

被告:钱某1,男,汉族,1946年5月2日生,住常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钱晓冰,常熟市双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诉讼代理人:钱某6,女,汉族,1979年3月20日生,住常熟市,系钱某1女儿。

被告:张某,女,汉族,1952年1月15日生,住常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钱晓冰,常熟市双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诉讼代理人:钱某6,女,汉族,1979年3月20日生,住常熟市,系张某女儿。

原告范某1、范某2与被告钱某1、张某继承析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18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范某2及其与范某1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阚国锋、被告钱某1、张某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钱晓冰、宣梦静到庭参加诉讼。审理过程中,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苏州天地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对案涉房屋的价值进行了鉴定。被告钱某1、张某解除与宣梦静的委托代理手续,另行委托钱某6作为委托诉讼代理人。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9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范某2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阚国锋、范某5、原告范某1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阚国锋、被告钱某1、张某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钱晓冰、钱某6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范某2、范某1诉请:1、对原常熟市虞山镇中泾村×××拆迁安置房屋虞山镇五新花园×××房屋及补偿款263302.79元进行分割析产,分给两原告二分之一的份额(审理过程中,两原告表示,基于被拆迁房屋的不可分性,同意对诉请的房屋份额折价计算);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两原告系母子关系,两被告系夫妻关系。范某2与两被告之子钱某5自幼认识,1992年开始,原告范某2与钱某5同居生活,当时两被告家里只有一层房屋,在1996年范某2和钱某5出资并经手建造了第二层房屋。1997年5月26日,原告范某2和钱某5登记结婚。同年11月30日,钱某5因发生交通事故不幸死亡。1998年3月26日,范某2生育范某1。常熟市虞山镇中泾村×××房屋系家庭共有财产,钱某5过世后也未对房屋进行遗产分割,现该房屋已被虞山镇大义管理区委员会拆迁,拆迁安置房屋为虞山镇五新花园×××,另得拆迁补偿款263302.79元。现要求对上述安置房及补偿款进行分割。故诉讼来院。

原告提供的证据及被告的质证意见如下:

1、两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范某1的出生证明、范某2与钱某5的结婚证及两被告的户籍信息,证明原被告的身份及两原告与两被告之间的关系。

2、村镇建房申请表及准建证存根各一份,证明涉案房屋是1988年4月申请的,申请后批准建了一层房屋。

3、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及村镇房屋所有权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户主是钱某1,房屋应该是家庭共有财产。

4、出庭证人褚某的证言笔录,证明其与钱某5是小学同学,从小一起玩,两家相距一公里。钱某5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先后做了杂工、木工、漆匠。其1996年去当兵,当兵前钱某5家房子二层已经造好,还没有装修。钱某5与范某2是1995-1996年确立恋爱关系。

5、出庭证人季某1的证言笔录,证明其以前是和范某2的父亲范某5一起造房子的。其参与钱某1家里二层房屋的建造。当时钱某5是帮忙造房子的。造房子的时间估计是1995年或1996年,具体记不清了,造房子的时候不少材料都是钱某5让其丈人去弄的。

6、证人王某1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钱某5家里装潢1997年上半年在其店里购地砖、卫生设备等,后钱某5去世后,范某5在1998年上半年还清的。

7、证人季某2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造房子是钱某5说怎么造就怎么造,他做过木工后做过油漆工,当时他是作头了,参与干活,由钱某5结账。

8、伟达油漆店店主潘某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1996年钱某5家里装修来拿过油漆,因家庭困难是欠着的,后来钱某5死了,钱是范某2和他的父亲来结清的。

9、证人顾某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其是钱某5婶婶,钱某5因为家里穷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就休学,然后去打工,慢慢盖了上半层楼房,因为盖房子欠了好多钱,二层房屋没有钱某5是盖不起来的。

10、证人王某2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其是村民,钱某1家的二层楼房是范某2的父亲范某5出资出力建成。

11、证人严某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其系泥水工,1996年钱某5家装修,卫生间、地砖是其带人作的,是由范某2和钱某5与其结算的工钱。

12、证人丁某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钱某5结婚前装修房屋向其借了2000元,后由范某2的娘归还。

13、范某5出具的书面说明,证明钱某5和范某2结婚经过和二层房屋建造情况。

14、评估报告书及评估费发票,证明案涉拆迁房屋的价值及评估费用19300元。

15、农宅置换安置补偿协议书,证明常熟市虞山镇中泾村×××房屋在拆迁后安置了公寓房虞山镇五新花园×××。

16、常熟市虞山镇中泾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钱某1与张某系夫妻关系,两夫妻于1979年3月领养了钱某6,未办理领养手续。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3、14、15、16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5认为是证人猜测性的回答,不足以证明案件相关争议,对证据5被告将提交反证证明证言内容不实;对证据6、7、8、9、10、11、12认为证人没有出庭,对书面证言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证据13,认为范某5是范某2的父亲,对内容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被告钱某1、张某辩称:本案所涉虞山镇中泾村×××房屋是两被告共同出资建造,并对该房屋进行了装修,所以被告认为原告无权对拆迁安置的×××房屋及补偿款进行分割。房屋不属于钱某5的遗产,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原告的质证意见如下:

1、《红色笔记本》一本,其中标注证据一处证明1993年6月-10月两被告向张敬华借款2000元的事实。

2、练习册一本,其中标注证据二、证据三处证明被告在建房时向他人借款的情况及建房时泥水工的点工数。

3、工作手册一本,该手册最后一页记载有1993年10月2日的木工点工数。

4、证人季某1出具的书面情况说明,证明其向本院提供的证言是范某2一方写好后抄下来的,内容不实,2017年1月6日在法庭上讲的话是范某2一方教其讲的,陈述不真实。

5、证人钱某2出具的书面情况说明,证明钱某1家1988年建第一层房屋,5年后经济条件有所好转,即1993年建了第二层,其是木工工头,泥瓦工工头是王某3。木工人工费当时只付了500元,余款是第二年年底钱某1到其家里付清的。

6、证人季某3、王某3、陆某、钱某3、杨某、何某、季某4(季某2的小名)等工头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钱某1家里1993年10月造了二层房屋,办喜酒当天钱某1给了泥瓦工工头500元,余款1994年年底付清。

7、被告委托代理人钱晓冰与钱某2、钱某7、钱某8、王某3做的调查笔录及被调查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其中钱某2陈述钱某1家盖房时是在1993年,其是木工工头,费用是钱某1结算的;钱某7陈述钱某1家的房子是1992年左右建造的,其与钱某1家隔了一户人家;钱某8陈述钱某1家二层是1993年建造的,其是钱某1邻居,家在钱某1家前面;王某3陈述其是钱某1家建二层的泥水匠的工头,是钱某1付给其泥水匠的工钱。

原告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有异议,张敬华是被告张某的弟弟;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经范某2辨认,字迹是钱某5的字迹,还款之后就划掉了;对证据3,原告认为是钱某5写的,但落款日期是1995年,后改成了1993年;对证据4、5、6,原告认为上述内容均是打印的,是在被告要求下制作完成的,对三份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季某1第一次庭审当庭作证的,应以其第一次庭审的证言为准,出具情况说明的人应到庭作证;对证据7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该笔录是由被告代理人单方做的。

审理过程中,本院依职权或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或提供的线索调取的证据及双方发表的质证意见如下:

1、常熟市大义管理区拆迁办调取的农宅安置补充协议书、房屋评估明细表2页、房屋平面示意图1张、价格鉴证明细表1张,证明案涉被拆迁房屋的情况及房屋评估明细对应情况。

2、常熟市大义管理区拆迁办主任钱某9、陈某的调查笔录,证明证据的证据来源系大义管理区拆迁办提供,钱某9陈述范某2和钱某5是先同居后领证的,在同居过程中钱某5家造了二层房屋,当时范某2家里条件好,钱某1家条件差,范某2家里可能是出了钱的,出多少钱不知道。钱某5当时是油漆工,建房的时候他是出了力的。钱某5出事情以后,钱某1夫妻知道范某2怀了孩子,他们是去老妇女主任家里求范某2把孩子生下来的。陈某陈述,关于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的标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中第一项对应的是主房,第二项对应的是装修和附房,第三项是按照房屋的虚拟面积和区位价统一发放的。对于实际拆除补偿的超出面积,被拆迁户自己出钱买的部分不在拆迁补偿的范围。

3、证人范某3的调查笔录,其系常熟市大义中泾村的村书记,证明关于钱某1家何时造的第二层房屋、范某2与钱某5何时同居其均不清楚,其提供了当时住在钱某1家附近部分村民的联系方式。钱某1家的房宅如果不拆迁,宅基地是要传给孙子范某1的,因为钱某6是出嫁女,在外村已经有宅基地了。

4、证人范某4的调查笔录,证明其与范某2的父亲范某5是堂兄弟,与钱某1家里隔了一条河,钱某1家二层房屋是何时建造的其记不清楚了。钱某5与范某2定亲是房子造好以后,定亲与结婚中间隔了一段时间,范某2是结婚后住到钱某5家里的。对钱某1家建房时范某2家里是否出钱不清楚。

5、证人钱某4、顾某的调查笔录,证明钱某4系被告钱某1的亲兄弟,顾某与钱某1系堂兄妹。二人陈述钱某1家何时建二层房屋的记不清了,装修时钱某1、钱某5应该都出钱出力的,范某2家是否出钱二人不清楚。此前在村上调解时,钱某1夫妻承诺给孙子一套的,后来在选房的时候就不给了。附房是钱某5死后建造的。钱某1的房子搞了三次,第一次是起一层,第二次是起二层,第三次是装修。

6、证人谈某的调查笔录,证明其系常熟市大义国华水暖建材的经营者,钱某1家房屋装修是钱某5和范某2到其店里购买的马桶、管道、墙地砖、里线等材料,当时钱是欠着的,因为其与范某2的父亲范某5有业务往来,所以钱可以欠着。钱某5去世以后,范某5来还的这个钱。

7、证人潘某的调查笔录,其系常熟市伟达油漆经营部的经营者,证明钱某1家房子装修的时候钱某5来拿过油漆,因为钱某5是油漆工,与其一直有生意往来,所以其赊欠给钱某5的,后来钱某5去世后,钱某5的丈母娘来付钱结账的。

8、证人钱某2的调查笔录,证明其系钱某1的堂兄弟,其是做木工的,钱某1家造房子一层、二层、装修的木工都是其做的。造二层的时候是钱某1与其结算的,油漆是钱某5自己做的,装修的窗户、门的材料是钱某1买的,装修时的马桶、管道、瓷砖等是谁买的其不清楚,建二层及装修时钱某1家里是否出钱其也不清楚。附房是在钱某5去世以后建造的。钱某1当时造房的钱是先欠着的,后来一点点还清的。范某2是结婚办酒以后住到钱某1家里的。

9、证人王某3的调查笔录,证明其系钱某1家里造房的泥瓦匠工头。建造时间记不清楚了,大概是1992或1993年。其做的是第二层房屋。是钱某1与其结算的工资。乡下风俗造房子上梁后要办酒,办喜酒的时候钱某1给了其500元,余款是第二年结清的。

原、被告对本院调取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关于原告、被告提供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

关于原告提供的证据1、2、3、14、15、16,被告提供的证据2、3的真实性双方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4,被告不予认可但未能提供反证,本院对该出庭证人的证言予以采纳;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与被告提供的证据4前后矛盾,本院对两份证据均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7与被告提供的证据6中季某2的陈述前后矛盾,本院对季某2的证言均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供的证据6、10、11、12、13、被告提供的证据6、7均系原被告各自单方收集,本质上均系证人证言,质证方对证据真实性均不予认可,相关证人亦未到庭陈述,故本院对双方的如上几份证据均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8、9及被告提供的证据5,经本院调查核实,情况属实,予以采信;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2、3,日记记录了多笔借款,无法证明记录内容与被告建房借款之间的关联性;钱某5从事过木工工作,其记录的木工数亦无法证明与其自家建房的关联性,本院均不予采信。结合上述认定的证据,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钱某1与张某系夫妻关系,二人于1975年5月19日育有一子钱某5,于1979年3月领养女儿钱某6。1988年3月,钱某1向所在村委会申请建房,经批准。钱某1一户建层高为一层的房屋,建筑面积146平方米,占地面积为200平方米。当时钱某514岁,钱某69岁。后钱某5辍学,先后从事木工、油漆工工作。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钱某1、张某、钱某5共同出资、出力在原有一层房屋基础上修建房屋二层。钱某5与范某2确立恋爱关系后,1996年,钱某1、张某、范某2、钱某5共同出资出力对二层房屋进行装修以供钱某5、范某2婚后居住。1997年5月26日,范某2与钱某5登记结婚。1997年11月30日,钱某5因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当时范某2已怀孕,并于1998年3月26日生育一子范某1。后范某1一直与范某2共同生活。钱某5去世后,钱某1、张某修建了被拆迁的附房。

另查明:2013年4月16日,虞山镇大义管理区管理委员会(甲方)与钱某1(乙方)签订《农宅置换补偿安置协议书》一份,内容为:“因虞山镇万顷良田项目建设,为确保农民生活不受影响,现实施中泾村张家宕、钱湾、新庄等区域内农村住宅置换商品房,需拆除虞山镇中泾村钱湾组钱某1(乙方)的所有房屋及全部附着物。乙方选择产权调换的补偿安置方式,安置房源为虞山镇五新花园,特签订协议如下:一、乙方房屋主房实际建筑面积为278.73平方米,附房建筑面积98.83平方米;……二、甲方支付乙方补偿款总计558662.79元,其中:1、乙方房屋重置补偿金155113.25元。2、乙方房屋装修及附着物64665.38元。3、超安置面积部分一次性货币补偿38000元。4、户型补贴122133.97元。5、高层安置优惠补贴计54080元。6、……7、搬迁补偿费1000元/户。8、临时安置补偿费:……被置换房屋移交甲方之日起至安置房交房后3个月止,预先发放6个月,计10080元。9、按期签约置换奖励30000元/户。10、绿化补偿计11669.60元。11、其他(包括遗漏项目、基础超深等)计71920.39元。三、乙方应得安置房面积为260平方米,需支付甲方安置房购房款295360元。其中:1、调产面积260平,按1136元/平方米结算,计295360元。2、超安置面积部分按2600元/平方米结算(以实际调产面积为准,并另行结算)。综上所得,乙方安置公寓房面积为260平方米,实得搬迁补偿款(即第二项减第三项)为263302.79元,人民币大写贰拾陆万叁仟叁佰零贰元柒角玖分整。四、被置换房屋的交付:乙方于本协议生效之日起10日内将被置换房屋搬清并移交给甲方,由甲方负责组织实施拆迁。若逾期交付,从逾期之日起,该房屋权属归甲方所有。……”

审理中双方确认,被拆迁房屋为278.73平方米,层高两层,两层等大,即一层、二层各139.365平方米。房屋拆迁过程中的《房屋评估明细表》载明,楼下四间区位补偿金为3019.72元;楼上中间及走廊的区位补偿金为7598.86元;楼上西房的区位补偿金为953.08元;楼上东房的区位补偿金为21863.46元;室外附着物的区位补偿金为28764.26元;搬移物的区位补偿金为2466元。

审理过程中,原告范某2书面申请对案涉房屋常熟市虞山镇五新花园×××室、×××室商品房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在评估过程中,范某2进一步明确按照2017年8月的市场价进行评估;被告钱某1、张某认为应按照范某2、范某1起诉时的2016年10月17日的市场价进行评估。本院依法委托苏州天地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对案涉房屋价值进行评估,结论为:上述两套房屋在价值时点2017年8月11日的评估价值为267.59万元;在价值时点2016年10月17日的评估价值为192.70万元。原告范某2支付鉴定服务费人民币19300元。

审理过程中,范某5表示其夫妻在被拆迁房屋装修上的款项都是为范某2归还,相关权益亦由范某2主张;钱某6表示放弃本案中所涉房屋的权益;被告钱某1、张某认可当年钱某5去世后,他们通过村妇女主任去求范某2把胎儿生下来,此前村委会调解时,两被告承诺过给范某1一套房子。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三:1、被拆迁房屋的权属认定。2、被拆迁房屋的评估价值认定时间点。3、被拆迁房屋的继承析产。

关于争议焦点1,被拆迁房屋的权属认定。

原告认为,被拆迁房屋是家庭共有财产。原告范某21992年到被告家庭生活,当时只有一层房屋共四间,后原告和两被告的儿子钱某5出资并经手建造了第二层房屋,并对房屋进行了装修。被拆迁的房屋都是家庭共有财产,共有人是范某2、钱某5、钱某1和张某。

被告认为,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范某2出资建筑了房屋的二层并进行了装修,我方提供的借款账册及人工费的日记,说明被拆迁房屋是两被告的共同财产。

本院认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如无相反约定,为夫妻共同所有。两被告钱某1与张某于1988年建造房屋(层高一层)系二人共同财产。家庭成员在家庭共同生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创造所得财产为家庭共同所有的财产。钱某1、张某在原有一层房屋基础上加盖第二层房屋时,长子钱某5已经走向社会并有经济收入,从事油漆工工作,原被告均确认其参与第二层房屋的建造,故第二层房屋系家庭成员钱某1、张某、钱某5共同共有。关于二层房屋的装修,木工钱某2证实是钱某1、张某结算木工工资;谈某、潘某均证实钱某5、范某2购买装修用的材料。因范某2与钱某5尚未结婚,范某2对第二层房屋装修的出资系债权,无法取得房屋及装修的份额,其购买的材料已用于装修房屋形成添附,装修部分的物权由房屋的所有者共有。故本院认定,二层房屋的装修权属由钱某1、张某、钱某5享有。关于份额,本院酌情认定为钱某5占50%、钱某1与张某共占50%。关于案涉附房,钱某4、顾某、钱某2均证实系钱某5去世后修建,与原告方无关。原告范某2主张上述二层房屋系其出资建造没有事实依据,其据此要求分得房屋份额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认为上述两层房屋均系被告钱某1、张某所有的辩称意见,本院亦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2,拆迁安置房屋的评估价值认定时间点。

原告方认为,对拆迁安置房屋应按照评估申请日即2017年8月11日的评估价值认定。

被告认为,对拆迁安置房屋应按照原告起诉日即2016年10月17日的评估价值认定。

本院认为,房屋的价值随市场波动而处于变动中,评估申请日相对在后,更加接近房屋的现值,应以此为准。被拆迁房屋被拆除以后,对应的拆迁安置补偿总额为2939202.79元(2675900元+263302.79元)

关于争议焦点3,被拆迁房屋的继承析产。

本院认为,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依照继承法的规定,第一顺序继承人为配偶、父母、子女。涉及遗产继承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钱某5去世后,其对案涉被拆迁房屋的第二层房屋及装修享有的份额发生继承。原告范某2、范某1与被告钱某1、张某分别继承四分之一的份额。被拆迁房屋对应的安置补偿总额为2939202.79元。钱某5的房屋份额为1/6,范某范某2、范某1继承的房屋份额分别为1/24,金额为122466.78元。同理,钱某5享有的房屋装修利益亦由范某2、范某1各继承1/4,金额为13851.08元。本院认为,钱某1、张某与范某1之间系祖孙关系。钱某5早亡已令人惋惜。钱某5过世后,钱某1、张某恳求处于孕期的范某2生产胎儿,但此后对范某1关爱不足。现因拆迁利益引发纠纷至祖孙对簿公堂,经多方多次调解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被告钱某1、张某在村委会调解时曾明确表示给范某1一套安置房屋,但本院审理过程中反悔。综合上述情节,本院酌情认定被告钱某1、张某分别支付原告范某2、范某1拆迁款项人民币140000元。本院希望双方今后能顾惜亲情,弥合以往裂痕,彼此关爱,相互理解,切实改善关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判决如下:

一、被告钱某1、张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范某2应得拆迁款项140000元。

二、被告钱某1、张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范某1应得拆迁款项14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两项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驳回原告范某2、范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940元、评估费19300元,由原告范某2、范某1负担10000元,被告钱某1、张某负担25240元(原告同意其预交诉讼费25240元由被告向其直接支付,本院不再退还,由被告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金连涛

人民陪审员  唐建亚

人民陪审员  杜伟菁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陈鸿梅